明代闯 宫救海瑞的何以尚

时间: :2014-10-22 19:37:00     来源:
 

  者:何  每(兴 业 县 作 家 协 会 主 席)

                 梁有雄(兴业县 政协教文卫体委员会主任)

    《明史·海瑞(何以尚)传》载:……时世宗享国日久,不亲朝,深居西苑,专意斋醮。督抚大吏争上符瑞,礼官辄表贺。廷臣自杨最、杨爵得罪后,无敢言时政者。四十五年二月,瑞独上疏曰:“……且陛下之误多矣,其大端在于斋醮。斋醮所以求长生也。自古圣贤垂训,修身立命曰‘顺受其正’矣,未闻有所谓长生之说。尧、舜、禹、汤、文、武,圣之盛也,未能久世,下之亦 未见方外士自汉、唐、宋至今存者。陛下受术于陶仲文,以师称之。仲文则既死矣,彼不长生,而陛下何独求之?至于仙桃天药,怪妄尤甚。昔宋真宗得天书于乾山,孙曰:‘天何言哉?岂有书也!’桃必采而后得,药必制而后成。今无故获此二物,是有足而行耶?曰天赐者,有手执而付之耶?此左右奸人,造为妄诞以欺陛下,而陛下误信之,以为实然,过矣。……今大臣持禄而好谀,小臣畏罪而结舌,臣不胜愤恨。是以冒死,愿尽区区,惟陛下垂听焉。”帝得疏,大怒,抵之地,顾左右曰:“趣执之,无使得遁!”宦官黄锦在侧曰:“此人素有痴名。闻其上疏时,自知触忤当死,市一棺,诀妻子,待罪于朝,僮仆亦奔散无留者,是不遁也。”帝默然。少顷复取读之,日再三,为感动太息,留中者数月。尝曰:“此人可方比干,第朕非纣耳。”会帝有疾,烦懑不乐,召阁臣徐阶议内禅,因曰:“海瑞言俱是。朕今病久,安能视事。”又曰:“朕不自谨惜,致此疾困。使朕能出御便殿,岂受此人诟詈耶?”遂逮瑞下诏狱,究主使者。寻移刑部,论死。狱上,仍留中。户部司务何以尚者,揣帝无杀瑞意,疏请释之。帝怒,命锦衣卫杖之百,锢诏狱,昼夜讯。越二月,帝崩,穆宗立,两人并获释。始救瑞者何以尚,广西兴业人,起家乡举。出狱,擢光禄寺丞。又以劾高拱唑谪。起雷州推官,终南京鸿胪寺卿。

何以尚,广西兴业县人,明朝嘉 靖皇帝壬子科举人,曾官至太卜寺卿,从三品衔,因闯宫救海瑞而闻名,是明朝时期林州唯 一入选明史的传奇人物。

一、青年处世,已显耿耿丹心

何以尚,字仁甫,号静吾。生于明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广西兴 业县石南镇东山村人。他父亲 是有名的旌表孝子何世锦。他为家中长子,之下尚有三弟以执、以悦和以就。

何氏是乡中望族,何世锦不但孝行出名,对子女 的教育也很严格。他曾书堂训于厅,曰:“非仁毋为,非义毋行,夙夜非懈,无忝所生。”以孔孟 之道要求子女为人处世,希望将 来能成为有仁有义,为国忠、为子孝的国家之材。

何以尚从小就勤读书,遵父训。《梧州府志》载他:“以尚读父书,铮铮有奇节。”他不但读书明志,对兄弟辈也常常互勉。在他十岁之时候,就对弟弟们说:“吾等长大后,要清廉节俭,要成为 国家的有用之才!”由于他的勤奋好学,在他十六七岁的时候,他就已 成为兴业县中有名的秀才。明嘉靖三十一年(公元1552年),他参加梧州府乡试,以优异的成绩,中壬子科举人。

为表彰何以尚的中举,东山村乡民在村中“申明亭”举行了 一个隆重的庆贺仪式。大家举杯畅饮,热烈地 颂扬这村中杰出的俊才。在此时刻,何以尚灵机一动,就对父亲及诸乡邻说:“为改变村风村貌,多出人才,多弘扬正气,铲除腐恶,我建议拟些村规民约,列挂亭中,让大家来遵守。”这“申明亭”,本来就 是明太祖朱元璋开国后,为奖善惩恶,布令申文,让村民议事、仲裁纠纷,颁令全 国在村堡中建立的一个场所。经何以尚一提议,村民皆同口呼应。当下,在何世锦的起草下,大家就 拟定了村规民约十条,录写挂列于亭中。乡约十条:“一、村中子 弟务宜礼教修明而后文风蔚起,人才辈出,簪缨继美,登科甲之荣。二、村中子 弟务宜读书积善,正心修身,扬文章报国、忠孝传家之家风。三、村中子 弟尝以孝顺为先,尊长爱幼。如礼毁骂长,小同责罚,大则送官究治。四、崇尚节俭以养廉,厚储资财以育才养贤。如滥用挥霍,贪污蒙骗,送官究治。五、村中子弟有缺德败行,必须纠举,保持村风正气。六、耕读正业勉力为之,妄作非为则当切戒,违者严加究治。七、农田为本,保水防患,人皆有责,勤耕力作,毋失其时,夏秋稻熟,牛马禽畜,严禁于垌,违者罚赔不宥。八、村中强悍之徒,欺贫侮弱,凌迫孤寡或隐诬善良,图报私仇者,合众鸣官究治;九、村中子 弟聚赌宿娼行为恶劣者必送官究治。十、做贼济匪,奸歹盗窃,危及村民居安甚者,必送官究治。”遂后,大家又 公推何以尚为乡亭题匾。何以尚当仁不让,就大笔一挥,将“乡约亭”三字题于匾上。从此,东山村的“申明亭”就变成了“乡约亭”。

该亭经历了数百年,一直完整地保留至今。在悠久的历史长河里,一直成 为村民惩恶扬善,弘扬文明,律己戒人的场所。此十条乡约,据村谱族谱载,其中第四、第八条为何以尚拟成。此约公布后,村风焕然一新,而从此中秀才、举人的,在兴业县里称榜首。自明嘉靖至隆庆、万历三 帝就有十二人中举。为官者除何以尚外,有协助 袁崇焕守卫山海关,后来成为山海关、雁门关 总兵的陈志茂和著作《选朝政德》《字学源流策》,官至兵部员外郎,被誉为 一门五登科的何敢复以及乡试名列解元的何仿、何仍等人。

何以尚中举后不久,朝廷授 他为江西省建昌县教谕。第二年 又由于他的工作出色,地方政 府又保荐他进入当时中央最高学府——国子监进修。明嘉靖三十六年(公元1557年),何以尚修业结束,朝廷赐以进士出身,诏令调任户部司务(官衔八品),负责朝 廷财政钱粮的调拨业务。从此,何以尚 踏入了影响其一生的从政生涯。在户部,他有幸 结识了户部主事、上司海瑞,其后二人成为知己,从而又 参与了与海瑞有关的重大政治事件,使他成 为留名青史的历史人物。

二、前期为官,凸现廉政职守

何以尚 初入户部做司务,每天接 触的是大量白花花的钱银。他的案 头工作就是调拨朝廷各部门经签批所需的开支。对于每 天所经手数以万计的白银,他时刻 紧记着父亲的教诲,恪守着 为官清廉的准则,除自己 不沾一分一厘外,对各部 门来领取的开支,十分严格,认真的进行把关。

据有关史料记载,有一次,首辅严嵩为巴结皇帝,提议用 京城守军修建两座宫殿及七座先帝陵墓。皇上很高兴答应。内阁即签文到户部,要求马 上调拨钱银粮饷。当时正 值外遭沿海倭寇入侵,内逢云南地震天灾,国家正 需大量钱银用于救灾及调拨海防。户部尚 书梁材很反对此事,何以尚 就趁机以库银当用于急处、实处为由,三次停拨银两,并呈文内阁,要求缓办。

又有一次,嘉靖皇 帝正迷信修玄至极点,多年不理朝政,一头  钻入西苑,整天进 行炼丹和吞服长生不老药。还接受一些道党的鼓惑,下诏在西苑兴建醮场——雷坛。设雷坛需要大量的龙涎香,而龙涎 香是一种名贵的香料,是来自 域外的海中香鲸的分泌物,这东西 在明朝国内根本找不到。皇宫所 需的龙涎香必须从国外高价进口。嘉靖皇 帝为了自己的修玄,根本不顾国库的枯竭、百姓的艰辛,一条诏令就下到户部,让调拨库银若干,立即派 员进购建醮用的龙涎香。圣旨转 到何以尚办公案前,正直无私、一直反 对铺张浪费的他不管上头要银的是当今的皇上,当场同 样靠着户部尚书梁材的支持,就以库 银已调云南救灾,库中目前无银可调,驳回来领银的差官,并呈上呈文,要求圣上取消此旨,嘉靖皇帝大为生气,直骂这管银的小官是“沽名钓誉”。但最后 由于何以尚的呈文说得有理有节,加上云 南地震的灾情告急文书一件件飞来,气极的 皇帝也只好暂时作罢。

何以尚初入户部三年,为把钱关,得罪了不少上头权臣。正当他以低微的职位,勇敢的 与朝中当权派的腐败行为作斗争的时候,江西兴国县知县海瑞,由于政绩卓著,得到吏 部文选司郎陆光祖的推荐和提拔,调入京 都任户部云南司主事,来到何以尚身边,成为他的上司。

海瑞以律己清廉,敢与贪 官权官及腐败官僚作斗争而出名。他一到 来就知道了何以尚的品性和作为,旗帜鲜 明地嘉奖何以尚的作为。何以尚对海瑞,也早闻其名,特别钦 敬他的敢作敢为,清廉自律。因而,由于意气相投,何以尚 和海瑞很快就成为亲密知己。他俩平日虽是上下级,但私下里常待在一起,谈论时弊。在明嘉靖四十三、四十四年(公元1564年、1565年)两年间,海瑞和 何以尚还深入调查研究,弄清了 朝廷很多内幕情况。二人深深的觉得,这时的嘉靖皇帝,迷信修 玄已到了昏聩误国的地步。他俩发觉,有很多大臣进言上疏,皆遭到残酷的惨杀。如太仆 寺卿杨最和御史杨爵,向嘉靖上谏后,即被酷刑折磨至死。而上疏 求救杨爵的主事周天佑、御史浦 熔等人也被变态了的嘉靖杀害。其中最令朝野惊震的,还有兵 部武选司郎中杨继盛因弹劾首辅严嵩鼓惑嘉靖误国,当场被 嘉靖廷杖后又问斩法场。嘉靖皇 帝为了长生不老,任用陶仲文、段朝用等道觉党,随意杀戳朝臣,已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后严嵩之流虽已倒台,但新入 内阁的徐阶还摄于皇帝的淫威,对各弊政噤口无声。

何以尚 和海瑞二人心里皆忿忿难平,一谈到衰败的朝政,大臣的惨死,何以尚 就沉痛地念起杨继盛的临刑遗诗:“浩气还太虚,丹心照万古;生前未了事,留于后人补。”这时候,海瑞就 听得眼睛有些潮湿,他被诗句所触动,激昂地说:“仁甫弟,你念起这首诗,使我想 起杨大人他死得太冤枉。但他的精神可昭日月,他未了的事,我们后人应该补上!”海瑞此 时的内心已蕴酿了一场冒死步后尘上疏进谏皇帝的壮举。

何以尚 从眼神中已读懂上司及密友的内心,就鼓励 和自表决心的说:“刚峰(海瑞字)兄,你说得对,对这昏君误国,你得认真棒喝,是让他 清醒头脑的时候了。杨大人的未了事,仁兄能补上的话,小弟亦愿尽己之力,助兄一臂!”

海瑞激 动地紧握何以尚之手,向他说 出了自己打算构思一篇历数嘉靖误国、批驳他 妄想长生的疏文,准备在适当的时机,以一死的决心,向嘉靖上奏,最后海 瑞还嘱咐何以尚,希望他 在自己万一为此一死之后,照顾妻儿,处理后事。

三、闯宫救海瑞,闪烁大无畏精神

明嘉靖四十五年(公元1566年)二月,海瑞经 过慎重的考虑和一番准备,终于抬着棺材,向嘉靖皇帝朱厚递上了著名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文。

在奏疏里,海瑞指 责嘉靖昏聩误国,迷信道教,妄想长生,二十多年不理朝政,造成纲纪松驰,弄得君道不正,臣职不明,吏贫将弱,暴动四起……,一共列了十条“罪状”,最后还 用嘉靖的年号谐音写着:“嘉靖(家净)嘉靖(家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天下之 人不直陛下久矣!

嘉靖看到奏疏,自然气得发昏。他一怒之下,马上让 锦衣卫将海瑞逮住,责打廷杖六十下后,押到东 厂诏狱囚禁问斩。最后嘉 靖还下了个死令:“谁替海瑞求释者,与其同罪!”

此令一下,满朝上下,虽有对海瑞无限同情,亦有认 为海瑞奏疏是出于对朝廷的忠心,但人人 都惧怕嘉靖的残暴,竟无一人敢吭一声,敢挺身出来相救的。

只有何以尚一人,他一直 惦挂着海瑞的上疏。他知道 海瑞已被拘捕到死狱问斩,就决定 自己也冒死上朝求释海瑞。无奈自 己只是一个八品官员,没有资 格见到皇帝来求情,就决定用非常的方法,闯宫击景阳钟,让锦衣 卫逮他到西苑见驾。

何以尚决心已下,就拟好疏文,闯入宫中,撞击景阳钟。很快他 就被带到嘉靖面前,并面不 改色的呈上求释海瑞的疏文。何以尚 在疏文里这样写着:“……海瑞以 逆耳之言仰于天听,……但诏讨法司,中外惴惴,……乞曲贷以开蹇直之门,……”何以尚 恳求皇帝释放海瑞,说自己 同意替皇帝去寻购龙涎香来赎罪。如果说 海瑞的奏疏击中了嘉靖的痛处。那何以 尚的疏文更是刺痛了他敏感的神经。嘉靖马上老羞成怒,下诏将 何以尚责打一百廷杖,送往锦 衣卫镇抚司监狱,装在一 个四面钻钉的木笼里“昼夜刑”,并追问谁是主使人?是不是海瑞的同党?何以尚虽被酷刑,浑身似血人,但他始终说,指使自己做此行为的,只是“一颗丹心”而已。

海瑞和 何以尚一起被关诏狱,刑部尚 书黄光升就根据“詈主毁君,悖道不臣”的罪名,即按儿 子诅骂父亲的律例拟处以绞刑。但嘉靖 冷静后反复阅读两人的上疏,感动太息。这时心里产生矛盾,迟迟不给以批复授刑。首辅徐阶趁机进言说:“像海瑞、何以尚 这样的草野书生,明知圣上英明,便冒着 生命危险来沽名钓誉。你杀死他们了,他们就名扬四海了。你干脆不理他们,他们就失算了。而大家 就一定更歌颂圣上的仁慈德政”。嘉靖觉得徐阶说得对,就没有 再过问海瑞与何以尚的刑罚。徐阶遂 后又将刑部催促执行的文书加以扣压。

监狱负 责的狱官徐廷授对海瑞一直钦敬,对何以 尚的精神也敬佩异常,就利用职务之便,亲奉药汤,将海瑞 和何以尚从棒伤及危病中救转过来,就这样,何以尚 和海瑞才不至在狱中死去。

何以尚京城触犯皇帝,被问死罪,消息很 快传到广西兴业家乡,有不少 人劝其父逃往他乡,以避牵连。但其父 何世锦不但不逃,反从容吟诗一首,曰:“生平教子惟忠孝,忽报郎君犯至尊;果秉丹诚昭日月,笑将泪雨洒乾坤。”他觉得儿子的清白,就是为 了此事死了也是光荣和值得的。

几个月后,由于嘉靖帝食多金丹,终中毒成疾而驾崩。在临死前,嘉靖让徐阶执笔,草拟了遗诏,称海瑞之言,承认了一生的过错,并同意 释放触犯他的各类囚犯。公元1567年,明穆宗朱载登基,称穆宗号隆庆,遵照遗诏“大赦天下”。何以尚 和海瑞被首批释放。据史料记载,何以尚 和海瑞出狱那天,京城百姓,欢呼若狂,纷纷走出家门,在京城街道夹道欢迎。

隆庆皇 帝还按照遗诏精神,给何以尚、海瑞官复原职。不久,海瑞改 任兵部武库司主事,后又调 任管皇帝玺印的尚宝司司丞。同样,何以尚 也被晋升光禄寺丞(官阶从六品)。以前拟 罪他俩的刑部尚书黄光升这时被监察御史王时举参奏,被降职调到塞外。

四、遭遇贬谪,始终以职责为己任

海瑞出狱后,名声大噪,政治上 得到徐阶的竭力提携,而一些知名大臣,如赵贞吉、朱衡等,都和他站在一起。由于何 以尚闯宫救海瑞的关系,自然,何以尚 也得到以徐阶为首的一派人的信任。何以尚十分感遇知恩,对本职工作十分勤恳,对海瑞更是奉为楷模。

这时候,宫廷内 部又出现了党派之间的政治斗争。以辅臣 高拱为首的一帮大臣,常常攻讦正直、廉政的海瑞一派,而何以 尚由于站在海瑞一边,也卷进 了宗派集团的纷争。

高拱原 是受首辅徐阶引进入阁,但他得势后,踌躇满志,反而拉帮结党,进而攻击徐阶,渐渐徐 阶被迫告老还乡,高拱就把持了朝政,成为权臣。由于他胸襟狭窄,意气用事,加上他 一度想翻以前海瑞上疏的案,指责徐阶“揭先帝之罪以示天下”,海瑞就 大力评击高拱是对“百姓无益”的“奸臣”。

何以尚 面对高拱的指谪,再一次 地面对权贵辅臣慷慨论列,上疏弹劾了高拱,说他“奸险横恶,无异蔡京”。

高拱对 何以尚十分衔恨,就利用手中的权力,先迫海瑞去职辞官,然后对 何以尚大打出手。海瑞心灰意冷,只好辞 去南京粮储之职。何以尚失去支持,不久被坐谪,随即告病回乡。

高拱将 何以尚罢官贬谪回乡,还派手 下监视他的行为,想找辫子弹劾授罪。这天,何以尚收拾行装,用骡子 装了十多个箱子,取道回乡。高拱闻报后,以为何 以尚木箱里装的是金银财宝,就以查察贪污为由,在京城 城门口截住何以尚的骡马队。何以尚就问:“大人何故拦我马车,难道此 马蹄踩着大人的什么踝骨心窝了?”高拱大言不惭的说:“有人告了你一状,说你有贪官银之嫌,为掩人言,特来一搜,以还你个人清白!”何以尚笑让高拱搜查。

高拱令 人将箱子逐一打开,里面大 大小小全是文房四宝,朋友

送的字 画及一些衣衫之物。最后有 两个沉甸甸的箱子,高拱等人以为“货”就在此无疑,谁知“咔啦”一声打开,里面竟 是满满两箱泥土。高拱下不了台,但他还 想讽刺打击何以尚,就故意打哈哈发话说:“原来何 大人也是舍不得京中的高贵之土啊!”

这时何 以尚一脸正气的说:“照直说吧,我听说 家乡容某某为知县,他在邑中无恶不作,鱼肉乡民,连地皮都刮薄三尺了,所以我 这两箱土是拿回去填一下地皮的!”

这几句 话说得高拱脸一块红一块白,半天出声不得。原来这 容某某正是高拱的一个门生,是向他 买官得来的位置……                      

公元1573年,隆庆帝病逝,太子朱翊钧登基,称神宗号万历。高拱对 年仅十岁的万历皇帝不放眼里,凡事专横跋扈,从而招 致百姓和朝野上下对他痛加恶绝。十月间,张居正联合太监冯保,借用两宫太后势力,一举摧毁高拱集团,将高拱驱逐出宫。

高拱退出政治舞台后,民间呼 声起用海瑞及何以尚的声音日起。太宰陈 有年及御史赵忠毅等就议及起用何以尚之事。陈有年对赵忠毅说:“海公瑞、何公以尚,二人皆不得重用,而刚正为天下所累。”于是,二人遂向朝廷上书,要求起用何以尚。万历三年(公元1575年),何以尚东山再起,起任雷州推官(即司理,官阶七品)。

推官,是负责刑名计典之官。何以尚得到重新起用,就认真勤于职守,积极负责清理积案。他还是和过去一样,处处以海瑞为楷模,廉洁奉公、秉公办案,惩办贪污腐恶,不讲私情。因而,很受百姓欢迎和称道,也受到 广东巡抚的嘉奖。不久,他被擢升为雷州府尹(官阶从六品),更显示 了他从政办案的才干。在《通志》一书里说他“庶事迎刃而解。”书里还 记述了这样的一次事件:

在雷州府内,有一个姓万的照磨(官名),阴谋策划,企图带兵哗变,背叛朝廷。有人将 此事密报何以尚,并告诫他:“事情紧急,望大人趋避”。何以尚临危不惧,不顾自己安危,挺身而出,单身匹 马闯入万某营中。万某大惊,拔刀以待。何以尚大义凛然,以朝廷命官坦然入座,并出示告谕,对哗变之兵,晓以祸福利害。他说:“我只单人匹马到来,并不打 算以朝廷之法来处理你们。你们杀了我,我并不可怕,只是对 你们就是死路一条。你们的 妻子儿女将受到株连。这背叛恶名,将永远耻留世上!”众官兵十分诚服,一齐跪于他的周围,向朝廷请罪。万某亦感服悔泣道:“若非公言,岂不殆祸矣!”于是,一场即 将发生的官兵哗变,得到及时的平息。

五、痛失知己,萌生恬淡退隐之心

何以尚在雷州数年,显示了 他非凡的政治才干,在百姓中也颇得口碑,因而屡得朝廷的嘉奖。万历六年(公元1578年),朝廷调他入京,晋升为户部主事(官阶正六品),再调大理寺丞,承办积案。不久,又晋光禄寺少卿(官阶五品),政绩卓著。万历十四年(公元1586年),朝廷将 他晋升为鸿胪寺卿(官阶四品)。

在这一年,何以尚的原上司、密友海瑞(公元1578年复出),由应天府巡抚,改南京右佥都御史,转吏部侍郎,拜南京少宰。二人经 过差不多的十年相隔,天各一方,而如今 恰恰相聚在南京这块温暖的南方土地上。然而,这次两度重逢,只对过 去曾经那段生死血泪相交,来一个铭心的回忆,二人再 没有在政治上的再次合作。这其中 一个重大原因是海瑞已是七十四岁的古稀老翁,而且疾病缠身。当何以 尚去拜谒他的时候,海瑞只 是无力的挥挥手,示意何 以尚坐在他病床边,这正如 海瑞的门生梁云龙所说:“七十有四非作官时节”。的确,一生清廉奉公,积劳成 疾的海瑞于次年七月,就病死于任上。海瑞没 有什么直系亲属在南京,丧事由 都御史王用汲料理。作为一度上下级,有生死 之交的何以尚自然在海瑞断气前就守在他的床边,并为海 瑞的丧事捐了钱。海瑞的死,对何以尚震动很大,他沉痛 的写了一首挽诗,表达对这位老师、挚友及同志的悼念。挽诗是这样写的——

乾坤正气独钟奇,直道堪为百世师;

忠似比干名并久,寿过庞父逝还迟。

先生与我原同志,后死何人更相知;

杖血末干流作泪,哀哀岂为哭吾私。

此挽诗 至今还保存在海南省海口市海瑞墓陈列馆里,当时共有30位官员的挽诗,何以尚 的挽诗被列为首位。

海瑞死后,万历一朝的党同伐异、宗派之争更趋剧烈,各种腐败现象丛生。何以尚 这时的年龄也是六十多岁的晚年,他痛失相知,更感朝廷集团纷争,正气不振的厌倦,加以他个性恬淡,对名利看得很薄,就屡次向皇帝上书,恳求告老还乡。

万历皇 帝对何以尚多次挽留,并晋升他为太仆寺卿(官阶从三品)。可何以 尚还是无心再为官,他上言:“蒙晋臬 宪亦难去恬退之心。”万历帝见他去意已决,就于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590年)批准他 以三品衔大中大夫资治少伊太仆寺卿的职位退职告老还乡。

据说,何以尚 得到万历皇帝批准回乡后,就收拾 行装向同僚友好作告别。各同僚 友好皆知何以尚的个性,也没做什么饯别酒宴,也不敢送礼赠银。大家只到家一揖,赠以几句勉言而已。有一个 何以尚提拔的门生,他觉得恩师辞官还乡,自己过 去得到不少提携才做了官,如今一别,不送点银两表表心意,很觉得过意不去。但想到送银送宝,何以尚必定不受,甚至还遭斥责。想了又想,就想出一个“瞒天过海”的法子。他买了一盒花,在花根 底下埋了几十两银子。伪装好 后就送给何以尚说:“恩公还乡了,学生遵照恩公教诲,不送礼赠银,为你我情长,就送这 小小一盆自养的花儿,供恩公做个纪念吧”。何以尚 见只是一盆小花,也不算什么享受贪污,就接受下来。

六、告老还乡,不忘为乡梓躬身

公元1590年,何以尚以65岁的高 龄辞官回到家乡——广西兴 业县附城东山村。村中乡 邻亲戚皆以为他为官数十载,今又以 三品之员衣锦回乡,一定满载而归,就在“乡约亭”排队迎接他。谁知何 以尚和眷属只一辆马车,几箱书卷回来而已。众乡亲上前讨“红包”,何以尚 只把大衣袖一伸,笑戏而言:“唯两袖清风而已!”

何以尚 问候一番家人后,就摇着 扇子谈起几十年在京城的见闻。众人等了半天,也不见 他拿出什么宝物来赏赐家人,就耐不住问:“大人这次告老还乡,皇上一定多有赏赐,我们这 些小辈总想开一开眼界,沾一点恩泽!”

何以尚一听就笑着说:“哎哟,的确忘了,我为官几十年,得了一个宝中宝,我得交给大家,让大家都能富起来。”说着,就领着众人出门,指着村后的松岭说:“宝就在这山上。我做了几十年官,悟出一个真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可在山上栽松竹,日后遍山成林,这样水旱无忧,林稻丰收,大家不就富了吗?”族人这才恍然大悟,个个长叹说:“果然是宝中宝”。

何以尚 的一个姑姑听说众人得了“宝”,就从老远跑回来了,她一进门就凄戚说:“以尚呀,想你小 时就是姑姑带大的,现你带回宝物了,送一些给姑姑呀,姑姑穷得揭不开锅了。”何以尚 见年老姑姑来求情,只好一摊手说:“姑,实在对不住,侄儿是两抽清风回来,没带什么宝物呀,我唯一 带回家像样点的就是门生送的那盆花了,假如姑姑不嫌弃,就拿这盆花回去吧,我实在 拿不出好东西孝敬你了。”

姑姑原 以为讨得一些金银财宝,谁知只 得这盆不值钱的花,心里很不是味。但翻遍 何以尚带回的家私,的确没一件值钱的,只好捧起这盆花走了。她回到家,就将这 盆花高高的搁在墙头上,不再理它。有一天晚上,忽然大风暴雨,一阵风 把花盆刮倒到邻家,白花花 的银宝就撒满了邻家院子。十多年后,邻家才说出这回事。但这时 何以尚姑姑已去世了。大家都 说何以尚的姑姑无福消受。这说是 一直流传至今的“何以尚姑姑福薄”的故事……

何以尚回乡不久,便一面 倡导村民对后山松岭植树造林,发展林业;一面又发动开荒造田,并带头 修筑山后飞泉塘水利渠坝。他为鼓励和倡导村民,还撰写了一首对联,云:植树修河,山青水秀;精耕细作,物阜年丰。在他的带领下,东山村 欣起一场向山野要宝的开发高潮。在两年间,何以尚 躬身率领邻里子侄开垦了好几片农田,修建了引水渠,还修建 了一条马槽石桥。为此,东山村 后背山变得松涛阵阵,郁郁葱葱,峰峦青秀,飞瀑长流,成为“兴业县八景”之一景。

何以尚 不但带头改变家乡的面貌,还将目 光投向县里的公益事业。他发现 县城门外石嶷江无桥,乡人赴衙,诸多不便,就倡导邑人,兴建了一条跨江石桥——登云桥。后来,又发动邑民,修筑了 一条从兴业通往林州的鸣水大石桥。如今,这两座石桥,虽经历了数百年风雨苍桑,但还保 留着残旧的当年遗迹,留给后人深深的敬仰。

    何以尚 还利用空闲时间,著书立说,教育后人。先后著有《便蒙诗训》、《忠孝经》行世。

七、驾鹤西去,留下闪闪光辉

万历帝甲午年,即公元1594年,何以尚寿终正寝,在家乡逝世,享年六十九岁。万历皇 帝朱翊钧闻讯即派广西布政使兼左江道右参议林震亲临谕祭,祭文这样写道:“惟尔论秀贤,科起家师,籍司部务而抗疏,会胪敢谏之忠,晋臬宪而言归,雅称恬退之志。家贫既久,荐牍屡枵。起于久庆之家,待以不次之擢,猷为丕展家训攸闻,恤典特唤于褒扬,谕祭少酬乎直节,是惟巽数尚克钦承。”

朝中一 些大官和好友纷纷送来挽联及赠联。其中广 西布政史林震的赠联是:“近水挨 山玉草茂林幽静处,读书积 善孝子忠臣名哲家。”而大司 寇王用汲的赠联是:“天发祥地孕瑞,灵秀坛钟形势壮,江山第一;父笃孝子克忠,令闻丕著家声坛,群国无双。”应天府尹、当年何 以尚的同僚张孙绳的赠联云:“金殿礼 仪司凤阁鸾台留望省,玉皇香 案吏鱼章象笏映还乡。”就连当 年同情他闯宫被下狱,在皇帝 身边说过好话的太监黄锦也送来赠联:“义愤填 膺急疏直言救海瑞,忠诚为 国慷慨论列谏世宗。”有一位 大臣送来的赠联更为写得好:“闯宫擂 鼓谏昏君浩气冲天满朝轰动,挺身以 死救义士赤心为国举世推崇。”据东山村《何氏族谱》载,当时各地送来的赠联、赠诗摆满了几里通道。

何以尚死后,奉旨卜葬,与发妻 韦孟姐合葬于兴业县大平山镇阳村村后一处名叫南阳山的“卧虎垂涎”穴地上。墓地初 建时按官制有神道、石人、石兽之类立在坟前,还建有一个石牌坊,后来坟 前的建筑皆毁失。

对于何以尚的出殡,本地亦有一个传说。说是出殡时,先出几具假棺,同样仪式和排场,一连往 几处方向去埋葬。为什么 要以这种装假的方式来进行呢?据说是 何以尚为官一世,和海瑞一样,与贪官腐败分子作对,一定得罪不少官员,这些仇 家的后代子孙恐怕会来报复,摧毁他的坟墓,为安全以见,族人就一天出殡数次,用假象迷惑外人,避免盗墓毁坟。

东山何氏族谱上记载:农历九 月十五日奉旨卜葬南阳山,皇帝遣官谕祭。这九月 十五日不但是当时卜葬的吉日,也是何 以尚后辈裔孙从此决定的祭祀日,时历几百年一直至今。

过了两年,万历皇帝又颁来谕旨,赐建一间“忠孝祠”,作为褒 扬纪念何以尚和他的孝行父亲。祠建成后,各朝中 大臣纷纷赠与牌匾。如退休 多年的原首辅徐阶,令人送来牌匾,曰:“丹心捧日”。朝廷礼部送来的是:“圣世名卿”。

一些官 员还撰文高度赞扬了何以尚一生。一位姓 肖的太傅撰文写道:“……然公当时司务官耳,方其谏草未除,得毋虑及不测天威,因而将 进趑趄者乃批鳞不怕卒,受廷杖一百,系诏狱数月,则公之不畏罪而抗言,不可谓 非义胆忠肝之披沥者矣。适蒙遗旨录用,复劾宰辅高拱,比之蔡京,其风节之凛凛,更为何如……,所褒固非托之空言也。”

历史从来是公正的,对维护百姓利益,与腐败 权奸作不屈无畏斗争的正义之士,将永远留名于青吏,也永远 受到国家的纪念和人民的崇敬。虽然时过几百年,但在今天,何以尚 的精神一直受到当地政府的褒扬和广大群众的怀念。如今,在何以尚的家乡,重修了他的故居,列为地 方廉政教育基地。而他的坟墓,以及曾 题过匾的东山村“乡约亭”,在1996年被玉林市人民政府,列为重 点文物保护单位。地方媒 体也多次进行宣传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