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渐褪色

时间: :2014-03-20 20:27:00     来源:
 

兴业县文联  刘善娟

太阳流 尽了最后一滴血,黑夜席卷着大地。饭罢洗毕,面对未开启的大彩电,那双荡 满忧郁的眼睛便成了我整晚收看的电视节目……

中午她叩响了我的门,在门口半天僵立着,如魂已出了窍。我的一声“霞”方让她 穿过了一抹若有若无的苦笑后,千斤重 的双脚才吃力的挪进了我的屋。“不妙!她心情不好,定是诉苦来了!”与霞铁姐妹了十几年,我了解她。为了给 她苍白的脸挂点阳光,我故意 笑嘻嘻地像云解读青山一样半蹲着、仰望着她的脸。不管用这招!她的眼 里已旋起了一片惨淡的晶莹:“善,我想和你说说话!”她的声 音像远处楼顶上正孤独夜鸣的小鸟,显得遥远又空洞。

给她泡茶之际,我偷窥 了一眼眼前这位貌美贤惠但已中断了两年多夫妻生活的霞,想起了 她两年多以前说过,她的丈夫慢慢的“不争气”了!霞说咱30几的人年正盛呢,去看看医生吧?他羞于启口一直箴言。霞说:你一个大老爷们能不“那个”,我一个娘们也就不“那个”了,就这么过吧!我预言:今天她是感情受挫了!

铁观音 的芬芳弥漫着整个客厅,可霞一点不觉察,伏在我 的双腿上泪水开始蒸腾:“他在外面有女人了……”那个“了”字拉长了哭腔,仿佛深 谷的回音久久不能褪去。

揭开惊愕的纬纱之后,我鼻子禁不住一酸。霞和他相识于14年前的这个季节,一见钟情!他的父 母嫌她娘家太远往后不好走,反对了。“阿善嘴巴甜,请她去说服二老!”于是我出马了,肯定,他俩如 愿走进了红地毯!第二年,白胖小 子的降生让他们的心房时刻莅临着阳光,她水灵贤惠,把家里 家外收拾得处处洋溢着春意。他一门 心思的扑在工作上,很快就不停地升职,不停地!每次回到家里,他把小 车钥匙和公文包一扔,往沙发上一倒:“老婆,给我杯水吧!还有帮 我拿手机去充电!”霞总会 载满娇盈地及时出现在他的跟前,偶然会斜瞄着他嗔:“手机又是我充电?没有秘密?”“我的手 机在你面前一辈子都没有秘密,都能公开!”他一个 官爷也不忘给老婆灌点蜜。就这样 他俩过了好些年甜蜜的日子,殊不知他两年前突然……

我轻轻 拍着霞剧烈颤抖的双肩:“霞,哭吧!哭后你会好受点的!”许久,她抬起头,一脸的憔悴,宛如残花落了一地!“今年元 旦前他开始不再要我帮他手机充电了,春节后 上卫生间也要捎上手机了。大前晚 他喝多了点回来倒头就睡,他有电 话打入我拿起手机一接,对方是 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喝散没有啊?你不是 说散早点来陪陪我再回去的吗……’,我一下瘫软了,翻阅着他的手机,这一番 竟然翻出大问题来了,那个女 人的电话仅仅那一天进进出出就有17次了!第二天 我拿着他的身份证偷偷去查他的电话清单,已经确定他有外遇了……为了这 个家我不知操了多少心!他居然……”霞伏在 沙发上又呜呜大哭,哭声揪肠断肝,雾似地 缭绕着我的客厅,看着她 的悲痛如波纹一圈圈扩散,我的心也被淋湿了。“他也承 认了与她的恋情,他说他也爱我、爱这个家,可是在 我面前总没激情,和那女人就行,他说他也没办法,让我要 么离婚要么忍着他!”几天的 谈判结果都一样,你说我该怎么办?霞狠命 地捶打着我的布艺沙发,犹如捶打着他的部下,又如捶 打那女人的双眼、双手、双腿!“霞,咱冷静点!事情总会好好解决的!”我无法 找到合适的措词,只能轻声进言。霞拼命的摇头,泪珠甩湿了满屋!她的痴情,横也成丝,竖也成丝,但是否 能网住陷进桃花暗香中的郎呢?那半块残留着狗齿印、残留着狗腥味的饼,叫她如何去啃呀……

时间不觉已抵14时许,彼此都要上班了。霞深嘘一口气,拖起弱 柳扶风的身子一字一顿的说:“善!我想试着原谅他,然后重新燃烧他,你说我能吗?”在她扬 起那无骨的右手想和我说再见时,我抱紧了她:“霞!不管你做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霞抬头 看了一眼窗外的太阳,眸子里有点淡光,她知道 一片叶子的重量已经压弯了一树的夏天;明年春吧,明年春 的天气也许会好转些吧……

脚步轻 轻地消失于楼下。

我突然 想起了拉美特利的一段话:

有三种 诱惑折磨着人们:性欲、骄傲与对财富的贪求。人类所 有的不幸都源于这三种诱惑,没有这些诱惑,人类将 过着快乐的生活……

同时也 想起了海顿斯坦的一节诗:

幸福之 蝶乘着金色的翅膀

每天飞舞在我们身旁

可是有谁啊,能教会一个人

稳捉住 飞蝶时而不折断它的翅膀

 愿:明天迎 接霞的是一个艳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