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县鹩剧的历史、现状和发展

时间: :2014-07-09 20:39:00     来源:
 

 作者:何    何慰慈

兴业县鹩剧,是一种 独特的稀有地方剧种,成剧至 今已有差不多两百年的历史。由于此 剧诞生于民间乡土,表演程式单纯自然,唱腔曲牌优美动听,说白唱词浅白易懂,用的又 是本地的方言俗语,一直深 受着本地群众的欢迎。在各种 文化娱乐多元化,地方戏剧遭受冲击,正走向边沿化的今天,此剧还 能在本地各乡村、城镇延续着、发展着,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也可看 出此剧顽强的生命力。

〈一〉

考究鹩剧,在兴业 县有几个俗名叫法。在县城附近的石南、葵阳、城隍及 此剧种发源地的山心等镇,大多数群众叫“唱鹩”;县北的北市、蒲塘、沙塘等地人们叫它“竹马戏”,或“马戏”;而县南 大平山等乡镇及相邻的福棉、玉林等地则称之曰:“勾嘴戏”。更有人将此剧与容县、北流、藤县的“牛歌戏”“牛娘戏”,玉林、博白的“采茶戏”比较,认为它是“牛歌戏”、“牛娘戏”的“子本”或“采茶戏”的一支,另安其名为“牛戏”、“茶戏”。

其实,鹩剧就是“鹩剧”,是兴业县本土,土生土 长的一种稀有剧种。由于它在长期的形成、演变中 也吸收有以上各剧种的一些元素,并渗透 着各种早在本地或外地流传的,诸如“唱春牛”“跑竹马”“唱采茶”等民间表演形式,故它也 有着其它剧种的一些相似地方。但纵观它的整个骨架、表演风格、唱腔韵 味还是与众不同,有其独特的、创新的差别。

先说此剧名,兴业人为什么叫“鹩剧”呢?原来本地人土话将“鸟”叫“鹩”,认为此 剧唱腔像吱吱喳喳的鸟雀,清脆悦耳;其表演风格活泼跳跃,伴奏主 乐唢呐更像高亢的鸟鸣,因此就将此剧定名“鹩”剧。还有另一种说法,说是此 剧成型于清代的山心镇,山心镇多壮族人定居,壮族崇尚凤凰鸟,此剧溶 进了很多壮家人的文化元素,特别是贵港传落的“师公戏”,“凤凰舞”等,于是当地人就称它为“鹩剧”。

“鹩剧”是怎样 在兴业县形成的呢?它的起 源和演变又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呢?它是否 与壮族文化有联系呢?

翻开本地史料细看,我们看 到了此剧演变的一条线路。在此剧没形成以前,兴业县从汉到唐、至宋,都流行 延续着一种中原文化与土著文化交织的娱乐文化。因为兴 业县汉以前属南蛮骆越少数民族地区,汉以后 大量汉民族先民南下到来定居,本地出 现了一种汉壮文化的交融,在娱乐 表演上先流行着“傩”舞的祈年表演。约在宋代后,渐渐有了“采茶”“唱春牛”“跑竹马”的原始表演。那时乡 民在丰收娱乐或庙会祈神,都搭着 台子唱些简单的山歌曲调,模仿牛、马等动物,也模仿“鸟”等飞禽,伴以锣鼓又跳又唱,这也许 就是鹩剧的最原始发端。

大约在清咸丰、同治年间,兴业鹩 剧有了前期雏形胚胎。据史料记载,鹩剧的创造成“剧”,归功于 当时兴业县山心镇庞村的一个叫莫甲之的民间艺人。

莫甲之,其叔爷曾获“进士”功名,家中有着:“贻尔书书,乃承宗祖”的文风家训。莫甲之本人有文化,且精通戏剧表演,加上他儿子莫耀群,也是一 个喜爱民间戏剧的艺人。父子俩 一方面看到了从桂北流入的桂剧,邕剧,及从贵县西江逐渐由“傩”舞形成的“师公戏”传来的新颖表演,一方面 又深感本地原有的文娱表演贫乏落后,就决心将本地的“跑竹马”“唱春牛”加以改造。他俩先 改造了这两种单纯的歌舞形式,将其变 为演唱故事剧情的舞台剧。在唱腔上,以本地山歌、麒麟歌、春牛歌为基础,吸收了从容县、北流传来的“牛歌戏”的一些元素,形成了初期鹩剧“男调”“女调”“叹花调”“牛娘调”“快板白”等六种腔口。在表演程式上,以“跑竹马”“唱春牛”的跳跃形式,加入了“采茶”的边唱边舞形式。根据剧情,以本地方言加以对白,参考其 他外来剧加以表情动作,武打打斗。在音乐伴奏上,莫甲之 独特地主选桂南八音中的唢呐为本剧的主伴乐器,以鼓、钹、锣、板鱼为敲击乐器。经过一番改造,鹩剧终 以新的戏剧形式在兴业县诞生。由于这 种新表演形式新颖,有故事情节,既活泼、热闹又通俗易懂,很快地 得到观众的欢迎,并很快 的就在当地迅速传播。县城附 近和诞生地山心镇是“鹩剧”传播中心,县北沙塘、蒲塘,县南龙安、大平山 等乡民都纷纷到山心聘师传教。大约到光绪年间,鹩剧在 兴业得到大发展,各地乡 村有了不少村业余鹩剧班,也涌现 了不少鹩剧艺人。此间,一些艺 人又不断将鹩剧加以改造和完善,特别是 广东粤剧传入兴业后,粤剧的 更优美表演形式大大地影响了鹩剧。艺人们 马上吸取了不少粤剧小曲丰富鹩剧的唱腔,吸取粤剧的水袖功,圆台碎步,水波浪 功等丰富鹩剧的表演动作。至此,鹩剧完 成了它作为一个剧种的全部行当。它的唱腔主要有“野仙调”“叹花调”“牛娘调”“女平调”“男平调”“六联调”“媒婆调”“采茶调”等十多种,加上吸收的粤剧小曲“双飞蝴蝶”“陈世美不认妻”“卖杂货”“王姑娘算命”等数十种;它的锣鼓谱有“扭丝鼓”“二流鼓”“相思鼓”“地锦鼓”“扑灯蛾鼓”等十多种;在演员 角色行当上也分出生、旦、丑、净、诸种脚色;服装、佈景都 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最值得点出的是:鹩剧初成的时候,演唱并 没有完整的固定剧本,每场演 出都是戏师父说个故事,定些戏路,让演员自己发挥。而到了清代末年,鹩剧艺 人开始创作了鹩剧本子。据了解,鹩剧流 传下来的传统本子有很多是不错的好本子,如出自 莫甲之师徒传下来的“鹅王帕”,山心,蒲塘等地流传下来的“庐陵王”、“倒乱鸳鸯”、“晨妻晚姐”,石南一带流传下来的“秦香莲”、“乞米养状元”等剧本,唱词优雅,通俗易懂,有本地 山歌风格和韵味,都是受 群众欢迎的好剧本。

到了民国时期,鹩剧发 展到一个旺盛的阶段,几乎每村每年在春节、庙会都唱鹩剧,一唱整天整晚,连唱十几天。在这时期,莫甲之 的徒弟莫绍观又利用壮族崇尚凤凰的传统,创造了以凤凰、麒麟为 表演内容的歌舞 “凤麟祥”,加插在 每场鹩剧的开场上,并定下 一个鹩剧与其它剧种不同的开场仪式——即大锣大鼓、大笛“闹台”三十分钟这种喜庆、吉祥,吸引观众的热闹场面。这条规律到今天,还有一 些鹩剧班沿用着。

〈二〉

兴业县鹩剧,风风火火,扎根于百姓,滋长于民间,走过清朝、民国两个朝代。解放后,党和政 府十分关心扶植这支戏剧小花,在土改、合作化时,本地政 府都组织村剧团用鹩剧唱“土改”、唱“合作化”……起到“古为今用”服务于“政治”的作用。这时期,兴业鹩 剧得到空前大繁荣,大发展。据当时资料统计,在山心 发源地共有村鹩剧班30多个,县城所 在的石南地有鹩剧班20多个,其他乡 镇也有为数不少的鹩班。这时候,鹩剧出 现了男女同台班,父子夫妻家庭班,后来又出现了全女班……五十年代后期,石南鹩 剧艺人梁贻亨名声大噪,参加汇演获奖,得以参 加中南局观摩学习,并得到 当时中央首长的接见。这时期,鹩剧艺人自编自演,创作了 不少以现代生活为题材的唱本,其中石南谭良班的“薄情郎”,东山班的“浪子回头”都是获好评的好唱本。而这个时期,兴业县 乡村较盛名的鹩剧班子除山心、石南之外,其他乡镇,蒲圹、沙塘、城隍、葵阳、大平山 等都活跃着不少有名气的班子。鹩剧不 但在本县繁荣发展,也走出了附近的县镇,如浦北、福棉及 玉林等地也出现了一些鹩剧班子。

“文革”时期,鹩剧和其他剧种一样,暂时消声灭迹。但“文革”一结束,它又恢 复了其顽强的生命力。

九十年代,玉林市 文化部门积极培养和扶持地方文艺,多次组 织民间艺人和文艺作者编写鹩剧新本子,参加戏剧汇演。兴业县 文艺作者不负众望,写出了 一个反映改革年代新旧思想在开拓产品上矛盾斗争的鹩剧小戏《打醋缸》,这出小 戏摘取了全市戏剧汇演创作奖。

〈三〉

今天,兴业鹩剧走进保护、传承、发展的新年代。由于时代的发展,娱乐形 式多样化的出现,现代人 的艺术审美兴趣也发生了变化。鹩剧,同其它 民间传统戏曲一样,也碰到 一些令人担忧的现状:一是市场观众老龄化,二是鹩 剧从艺人员也老龄化,三是鹩 剧好唱本决少化。虽然兴业县的鹩剧,在目前 还坚持延续着它的身影,但比起 以前的繁荣兴旺,似乎已使人觉得是“落日余晖”的感觉。

据近几年的调查了解,目前兴业县较活跃,常演出 的鹩剧队尚有十多家。其中在 县城所在地活动的是老艺人罗生才领队的“兴联”鹩剧队,和由覃惠华率领的“新星”鹩剧队。除这外,蒲塘以 梁志球等人为首的鹩剧队,山心陈绍钦、何定有 等人教习的鹩剧队,及石南 谭良梁贻亨老艺人传授的鹩剧队,还有城隍、大平山鹩剧队等,皆是近 年鹩剧队伍中坚持,传承这 一剧种的活跃剧队。

为了更 好地保护和传承这一稀有剧种,2006年,玉林市 文化部门和兴业县文化部门联合,和广大 文艺工作者一起,以本地 袁光宇戒赌成功,走入央视“实话实说”做节目 的真人真事为题材,用鹩剧 形式共同创作了一个小戏《长恨碑》。这年五月,在山东 滨州博兴县举行的全国农村小戏艺术节中,“长恨碑”演出成功,一举夺取编剧,表演、音乐、发掘稀有剧种,优秀推荐剧目五项奖。至此,鹩剧又破茧而出,冲出广西,走向全国,发出焕发新春的讯息。以此契机,兴业县 文化部门又适时地向自治区申报,获得批准,将鹩剧定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扶持和保护。20125月,兴业县 为更好传承保护鹩剧,举办了 一次全县鹩剧大汇演。这次汇演共有40多个代表队参加,其中有 十多个优秀节目脱颖而出,石南兴联鹩剧队的《奠基》,蒲塘鹩剧队的《路缘》,大平山双凤鹩剧队的《开码夜》,同获一等奖。

时代在前进,鹩剧需发展。兴业县 如何在新的形势下,寻求时代特点,与时俱进,将鹩剧加以改革创新,像历代艺人们一样,不断吸收新鲜血液,吸取时代新元素,使鹩剧 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和欣赏水平,这是现时文化部门,文艺作 者和广大鹩剧传承者,民间艺 人们的一个新课题。相信,在十七 大六中全会及十八大的精神号召下,在党和国家关于“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方针政策指导下,鹩剧这 个稀有剧种将继续传承发展下去。